By 张烨睿
Updated on February 01, 2019, 10:46 AM
0

内地VS香港,区块链监管的一国两制?

hk.jpg


政府监管作为区块链行业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一直以来高悬在众多从业人员头上。而各国不同的监管政策表明了各地政府对区块链行业的态度,今天就让我们一起看看中国大陆和香港对于区块链的态度如何:


中国大陆


2017年年末,中国大陆七部委下达了《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结合2016年12月15日国务院刊发的“十三五”国家信息化规划的通知,彻底明确了扶持区块链技术,观察比特币,打压ICO的监管态度。在之后的一年中,央行继续着力探索数字货币,全国首张区块链电子发票在深圳落地,同时大批ICO相关微信公众号被陆续封禁。这些消息无疑佐证了中国大陆既定的监管策略。2018年11月初,中国央行发布了今年第四篇工作论文《区块链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在之前的基础上,总结了四种区块链的主要应用方向并在结尾处给出了对区块链未来的发展/监管方向提出了建议。


在对区块链行业基本情况进行介绍之后,作者用经济学方式对代币、智能合约、共识等概念进行了解释,提出了智能合约存在难以保证区块链内债务履约、难以处理不完全契约等问题。随后通过区块链内代币的使用情况将区块链的主要应用方向分为四种:以联盟链为代表的无币区块链、以资产上链为代表应用的非公开发行交易的代币、以比特币期货为代表的代币作为计价单位但不涉及激励措施的区块链金融产品、以公链和公链分布式应用为代表的代币作为激励用途的去中心化经济活动。作者对四种模式进行了探讨,并提出第四种带有代币激励的区块链模式至今没有广受认可的成功案例,主要因为公链性能、智能合约的功能短板、代币价格高波动性和代币经济学不合理等原因造成。然后,针对加密货币的货币属性和ICO,作者提出了对代币较难监管和可能存在的价格操控等问题的质疑,并着重强调了区块链的治理功能。最后,作者在对全文的系统性总结后,强调了区块链由于经济功能的短板较难落地并产生社会效益的缺点,提出区块链应用必须立足于实际情况。例如,通过中心化组织维持链外信息在源头和写入区块链环节的真实准确性;通过链外法律和制度规范区块链投融资领域。全文也呼应了国内打压ICO,探索区块链应用的态度。


2019年1月初,网信办又提出了“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将在2019年2月中旬执行。其中明确规定了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的必要性,并对备案流程进行了较为详细的规定。根据新规:“区块链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在提供服务之日起十个工作日内通过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管理系统填报服务提供者的名称、服务类别、服务形式、应用领域、服务器地址等信息,履行备案手续。”备案将被公示,这意味着如果在中国境内发布关于ICO等违背监管条例的信息,网信办将有权力对机构处于整改警告、罚款、甚至处以刑事责任。这是网信办第一次对区块链信息相关产业进行规范,也说明了中国政府希望在有管控的情况下发展区块链技术,整体中国区块链行业将在中国政府的引导下走向快车道。


除了央行和网信办,中国国防报中国银保监官网刊登的相关文章均提出了区块链在相关行业的应用前景和未来发展的基本思路。结合各级政府在公共服务领域的实际应用和前文所述的监管政策,可以发现中国政府正在努力拥抱区块链技术,通过无币区块链的模式利用区块链技术改造相关领域,最终为国家的发展服务。而对于ICO和代币等不稳定因素,将予以严查,并惩罚相关责任人。


中国香港


相对中国大陆,香港对于区块链行业则是谨慎而友好的。2018年11月初,中国香港证监会发布数字资产管理新规,虽然明确了严格的监管、审批制度,但也提出对通过“沙盒监管”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发放牌照。众所周知,交易所作为加密货币变现的主要方式,连接着区块链世界和真实世界,并掌握着数字货币的定价权。尽管许多交易所倾向于选择监管政策更宽松的国家,但受到政府监管的交易所也能获得大量的收益。稳定币PAX和GUSD因为得到了纽约市金融局颁发的牌照而迅速在稳定币市场占据一席之地。包括Coinbase等美国的大型交易所均花费大量精力希望成为美国政府认可的加密货币交易所。所以新政一出,一方面将会吸引大量优质交易所转移至香港,从而掌控区块链世界和真实世界交互的大门;另一方面合规化的数字资产投资行为和本身较低的税率也会吸引一大批加密货币对冲基金、资管平台落地香港。一直以来香港都是传统金融中心,依靠金融和房地产作为支柱产业,对新型科技产业介入的不深,未能赶上几次科技产业主导的快速发展。在传统金融逐渐式微、Fintech成为主流的今天,香港政府也在谋求转型,而这次新规的发布可以视作是对区块链行业的一次示好,在未来可能将区块链行业作为下一个香港发展的支柱产业。


总结


无论政府采取怎样的监管态度,各个国家始终都希望在可控范围内吸引区块链企业落地本国。一方面增加就业人口,提振经济;另一方面在新一代互联网浪潮中抢占先发优势。在这个大环境下,无论是中国内地还是香港,都在根据实际情况和各自优势,积极拥抱区块链产业。因为内地庞大的人口基数和既定政策原因,政府选择了放弃代币、发展技术的方针。而对正在寻找新的支柱产业的香港而言,区块链相关代币产业的出现成为了一种新的希望。香港正在用一种暧昧的方式接近区块链,并希望通过扶持交易所和量化基金捍卫自身在泛金融领域的地位。1997年回归时中国政府曾提出政策上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而在区块链这个新产业上,中国内地和香港也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上。


MOR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