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Scott Weatherill
Updated on March 07, 2019, 19:03 PM

特朗普上任后的几个月如何推高了比特币的价格

一些我认为受过良好教育并掌握一定金融知识的朋友认为,全球流动性环境是导致最近比特币泡沫的一个重要因素。理论上来讲,当新的钱被印刷出来,经济中的所有资产都会上涨。这就是俗话所说的,水涨船高。


换句话说,自2008-2009金融危机以来,已经出现了大量的量化宽松政策,数量之多甚至渗透到了加密货币领域,在更广泛的收益压缩和股票回购更高利润率下将价格推高到到了一个十分荒谬的地步,因为这个时候“人们已经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好买了。”


以前,我认为量化宽松政策与加密货币之间没有多少联系,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加密货币是一个利基市场。但下图展示给我们的却是完全不同的一幅画面。


scottcn.png


在此图表中,我标出了比特币及标普指数对美国基础货币与国库总账户(TGA)的变化发展。稍后我们会回到TGA值得关注的原因这个话题上,现在我们先来探讨下如何用基础货币来大致说明真实的流动性情况。央行会通过政策手段美化经济中的货币数量。他们的主要工具就是利率,但适逢真正的经济困难时期,且央行利率为零或者为负,有些时候央行也不得不求助于私营部门去购买资产。这就推动了基础货币的机械性扩张,这种技术通常被认为比单纯降息更具影响力。


在日本,量化宽松政策就不如在美国来的如此行之有效。因为日本货币基础的扩张并不会引起信贷需求的增长(牵马到河易,强马饮水难)。然而在美国,货币乘数(M2 / MB)并没有稳步下降。事实上,过去几年这一数值一直在稳步增长,所以我认为这是一个恰当的流动性衡量标准。


纵览总体宏观趋势,我首先注意到在美国2012年9月宣布的第三轮量化宽松(QE3)期间,比特币和标普指数都处于强劲的牛市之中。随后,比特币价值一路上涨100倍,而说句公道话,当时它在那个阶段仍然还算小众,即使在牛市末期比特币单价也只有1000美元,市值仅为125亿美元。当时的参与者也主要是码农、未来主义者和博识多知的风投资本家类型的交易员,他们能够构想出比特币的潜力,因此我认为这段时间可以推测流动性溢出效应。或许我们也可以将其归为巧合。但是再进一步看,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在2014年末到2015年的时候,基础货币的扩张再次陷入停滞。缺少必要货币政策冲击的股票失去了动力。神奇的是,加密货币也在2014-15年进入冷却期,两者保持一致。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更加有趣了。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首个任期的两个月后,他开始激烈地消耗国库总账户。TGA基本上就是政府在央行的银行账户。税收收入会流入其中,并在该账户中支出财政支出,同时它也会通过债券/纸币的发行获得资金。如果政府借入超过其支出,那么余额就会增加,反之亦然。


TGA实际上就是没有在经济中流通的货币,因此随着其余额的增加,就会有效地引发通货紧缩,那么余额减少实际上就是一种货币刺激。但问题在于,账户消耗的规模相当显著,TGA从2017年1月25日的4020亿美元减少到2017年3月中旬的230亿美元。这无疑有助于支撑市场,从而加持了特朗普作为一名称职的经济管理者的说法。在当选总统的关键前几个月,他不停在消耗TGA,并向美国经济注入了超过3500亿美元的资金,成功的推高了股市价格。与此同时,在风险如此之大的背景下,以及2016年7月完成的第二次区块奖励减半所带来的供应量减少这一利好下,比特币价格很快被推倒历史新高。


快进到2017年第四季度,现实情况不断恶化,到达美国债务上限附近。国会通过的减税措施加剧了财政赤字,美国财长史蒂芬·努钦(Steven Mnuchin)不得不在总账户中建立一些备选方案以防崩盘。比特币首当其冲,随着量化通缩(QT)以及流动性回流TGA所带来的组合冲击,股市已失去动力。虽然我们知道标普指数和比特币之间的日常关联性很低,但有趣的是,它们的总体趋势具有一些类似的特性,这可能与更广泛的流动性背景所带来的直接或间接影响有关。

流动性对比特币来说也很重要吗?在宏观趋势层面上,答案似乎是肯定的。事实上,更广泛的美国货币政策趋势与周期相当吻合。加密货币是一种高度投机性的资产类别,当时机成熟并且在传统市场中获得稳固的帐面利润时,你可能更愿意冒险投资加密资金。


Scott Weatherill是B2C2日本的首席交易员,此前曾是高盛(Goldman Sachs)的一名交易员。


MORE NEWS